速达北京 > 社会 > 正文

整容失败的演员,和从天而降的8888万

2019-12-19 13:49:38 作者:四川省资阳市   阅读:220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平行时空”里的选择,只是一场游戏。它剥去了人生中的所有温吞平淡,将一切热望与大起大落摆在人们面前。...

“平行时空”里的选择,只是一场游戏。

它剥去了人生中的所有温吞平淡,将一切热望与大起大落摆在人们面前。人生的选择题,越重要,越两难。但做出决定的过程,也是明白自己能承受什么、想守护什么的过程。

2019年仲秋,郑云龙来到北京,在紫禁城外参演话剧《德龄与慈禧》,他饰演光绪,那位囿于宫中的病弱皇帝。

皇城厚重,舞台也显得庄严,郑云龙在后台观摩,目光集中在老戏骨濮存昕身上,在特别出演中,光绪一角属于这位前辈。他羡慕时间给一个演员留下的痕迹。

回忆起大约22年前,尚还是个孩子的他被濮存昕抱下青岛的面包车,恍如隔世。岛城咸湿的空气与北京的秋日爽朗交织相融,仿佛进入平行时空。

那时的男孩,或许不曾想过要站上这个舞台,但他生命中的每一个选择,最终将他推到聚光灯下。

如今,无数通告与拍摄涌入郑云龙的生活,他开始变得忙碌。有人不禁发问,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他是否还会做出这些选择?

最近,郑云龙走上了《人生选择题》的舞台。在这里,他用9个难能可贵的“特质”碎片,塑造起“平行时空”中的自己。

他带着“勇气”、“自信”、“梦想”、“乐观”.....在种种“不幸”与自己的坚守之间,艰难地抉择取舍。

通过这场人生游戏的抉择,郑云龙仿佛找到了自己的最终答案。

“父母永远在否定你”,郑云龙,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尚处“芳华”,命运便给了他个下马威。

这个选择,关乎梦想,也关乎家庭。

在《人生选择题》的“平行时空”里,郑云龙选择用“自律”换取了父母的支持。

然而,现实中的少年,却没有用来化解难题的特质卡牌,只有满腔热血,和不灭的热爱,而这份情愫,自他的儿时,便可追寻。

那时,父亲工作繁忙,年幼的他日日跟在做京剧演员的母亲身边。

母亲登台,他就坐在后台的大道具箱上,看着满眼花花绿绿的翎子、蟒袍,念着“须生花脸朝靴厚,老旦青衣水袖长”。

西皮、二黄声腔飘进梦里,再被母亲轻柔唤醒。直通天顶的舞台大幕在眼前拉开又合拢,躲在台边,男孩窥视着台上台下的世界。

郑云龙与母亲

他虽不承认自己的艺术天赋传承,但毫无疑问,舞台早已在他的生命中扎了根,而在日后被音乐剧这种艺术形式瞬间点化,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

那年男孩14岁,国内刚开始有商业机构引进西方原版剧作,从事文艺工作的母亲带他来到北京,在大剧院里观赏了英国经典音乐剧《猫》。

不可思议的故事,唱、跳、演相结合的艺术形式,对郑云龙而言宛若“魔法”。“要学音乐剧”,少年在心中做好了决定。

然而他的母亲早在演员之路上历经坎坷,不愿儿子重蹈覆辙。郑云龙在这档节目中提起当年:“当时母亲非常反对,天下父母的心情是一样的,都希望孩子一路平坦安稳。但是作为演员哪有安稳的呢?”

没有童子功,对声乐表演一窍不通,19岁的男孩奔赴北京学艺。他的对手,是北舞附中歌舞班毕业的科班学生。

或许上天眷顾这个追梦的孩子,恰巧2009年附中歌舞班的学生没有毕业,艺考的大部分学生都同他一样来自普通高中,就如保罗科埃略所说:“当你下定决心做一件事的时候,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

高中时期的郑云龙

艺考3轮面试,场场如履薄冰。

那时,同组中还有一名蒙古族考生。对方来北京之前,是家乡文工团的舞蹈演员,“北漂”4年中还当过歌手。直到近十年后的采访中,郑云龙提起这位少年,依旧说“在我眼里他基本算是艺术家的水平了,没有什么不会的。”

相形之下,郑云龙对北舞已经不抱什么信心。然而,就在那位名叫阿云嘎的蒙古族同学拿下专业第一的同时,他也被列入专业合格名单。

海边长大的少年,在明晃晃的秋日里走进北京舞蹈学院大门,门口的大石头上镌刻着“舞蹈家摇篮”。

那是段“乌托邦”式的日子,却也着实辛苦。

晨功、练声、上课、排练,挤满了早上6点到晚上10点的所有时间,舞蹈基础薄弱的郑云龙还需要给自己制定加练计划,时常累到两节课的间隙里都会睡着。

学生时代的郑云龙(中)

然而当他回忆起,在老教学楼里那间狭窄的储藏室里,他们和道具挤在一起排练争吵时,脑海中却是一旁老师的笑。

4年如烟,毕业转眼而至,从前在舞台边缘偷偷窥伺的男孩,终于有机会站在聚光灯下,看到整个世界。

那一届学生笃定了留在舞台的,只有8人,郑云龙算一个。

“事业上升期的重要节点,捅了个大篓子,多年积累一朝清零”,郑云龙,你会如何抉择?

他短暂地沉默,开口说:“这样的故事,我曾经历过。”

2013年5月27日,在谢幕后,郑云龙消失了。

那天,即将毕业的他第一次在商业音乐剧《纳斯尔丁·阿凡提》担纲A角。这是整个剧组废寝忘食,从冬排演到夏换来的盛大首演。

郑云龙在《纳斯尔丁·阿凡提》中饰演男主角“凯萨尔”

当晚的北京世纪剧院,1600名观众到场,郑云龙唱到一半,却失了声。灯光打在身上,眼前一片空白,观众席里是无边黑暗。老师肖杰说:“那个时候,人是最脆弱的。”

即便如今,郑云龙仍旧难以释怀,当抽到“事业上升期的重要节点,捅了个大篓子,多年积累一朝清零”的卡牌时,他对华少提起过往:“全部心血毁在我一个人身上。”

B角(替补演员)替他演过了下半场,然而第二天,郑云龙再没有勇气回到舞台,躲进化妆间的大男人哭了。

在节目中,遇到“事业一朝清零”的困难,郑云龙可以忍痛拿出“友情”和“勇气”特质将之化解。但在23岁的剧院化妆间里,他只有自己。

“你如果选择上台,出了问题我来给你扛,赔多少钱我来赔,但如果你选择不上台,这辈子你都上不了台了。”

“如果选择退缩,和这一行就再也没有缘分了。”

肖杰站在面前,郑云龙噙着眼泪没有开腔,最后轻轻点了点头。

然而离开第一部音乐剧的舞台,郑云龙还是在母亲的安排下,进入一家事业单位做文员。

文件报纸,打字复印;买杯奶茶、拿个快递,除此之外,“每日的主要工作是‘坐着’,并且面无表情。”

三个月后,胖了二十多斤的他选择辞职,放弃了那张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报到证,以理想主义的英雄姿态,孤注一掷转身回到音乐剧舞台。即便未来面临的,将是茫茫寒夜。

“我妈听说我辞职,差点没把我打死”,但该来的总会来,虽然略微晚了些。

2014年,在音乐剧市场严冬中,郑云龙加入松雷音乐剧团,成为一名签团演员。

《啊,鼓岭》剧照

原创作品没有模版,所有细节都要反复调试;国内音乐剧市场尚不成熟,发出的每一张票,都有可能被直接扔进垃圾箱。

那段日子,他常和朋友借酒消愁,喝多了便在酒桌上吹牛:“有一天我会让所有人都去看音乐剧,把剧场全部坐满。”

只是理想主义轰轰烈烈,现实境况事与愿违。台上的演员多于观众,对郑云龙而言是家常便饭,而化好妆容扮好行头,被一句“今晚观众太少,演出取消”草草打发的事,也曾有发生。

日后,在采访中提及这段经历,记者不知该如何接下话茬,或许人们不曾想过,这群西装革履的歌者,也在为了生活灰头土脸,为了梦想踽踽独行。

郑云龙却说:“这种事儿在那几年很常见。”

“爱是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也是他穿上重工华服,郑重站上舞台的理由,即使剧院空空荡荡,无人鼓掌,满心悲凉。

2017年,郑云龙又为音乐剧《变身怪医》再次离职,孤身前去上海,那里的冬天刺骨的冷。为了这个角色,他减肥30斤。有人问他是怎么瘦的,他轻描淡写“不吃饭,跑步”。

《变身怪医》剧照

从松雷音乐剧团辞职时,郑云龙不知道这一步会不会踏错。离开北京,“一切只会变得更难,一切都要重新开始”。这个选择做完,他便再没退路。

在反复失眠与严重湿疹的折磨中,在梅雨里的上海,他跌跌撞撞走向未知的未来。

这些年,郑云龙变得“抠门”,即使在节目中,他都毫不顾忌地提起,不买衣服,去超市买打折蔬菜,只为省钱做戏(制作音乐剧)。

即便在“平行时空”的设定里拿到8888万,郑云龙下意识的回答,仍是去做戏。为此,他付出了失去“自信”的代价。

诸般努力,一如他喜欢的那句唱词:“去摘,遥不可及的星。”这是命运的隐喻,天叫他生在这个铁的时代,是要他召回金子的时代。

不知这世界的剧变将会在何时到来,但他选择守着理想主义,簇起寒夜篝火去静候。

“会不会发生好的事情?”每次选择前,郑云龙都满怀期待,却总难如意。

而现实中,他生命里的惊喜,发生在2018年末。

那时,他站上一档综艺的舞台,第一次在电视观众面前自白:“我是音乐剧演员,郑云龙。”

在此之前,这位90后几乎不看综艺,因此当节目组抛来橄榄枝,他下意识的反应是拒绝:“我没什么娱乐精神。”

当在《人生选择题》中,他抽到“跟不上时代,和同龄人完全无法沟通”的卡牌时,郑云龙笑了,眯着眼睛说:“这就是我,我就是这样的。”

他听不懂“自鸽选手”,会把“xswl”理解为想死我了,但他知道“佛系爱豆”,因为这就是他本人——不争不抢不上网,也不和粉丝互动。

他很少用微博微信,不爱打游戏,与外界联系仅限于电话和短信,对此,他推说自己懒笨,在连续拒绝11位说客后,郑云龙终于被老友阿云嘎以“借这个平台推广音乐剧”为理由说服。

在走上舞台之前,他说:“如果能让我站在这,说一句‘我是音乐剧演员郑云龙’,就满足了。”

12期节目,他一共演唱了14首音乐剧作品。他仍然觉得自己“不是很对路”,也许是害怕满怀希望后又一次彻底失望。

直到2019年1月4日,他主演的音乐剧《信》,在第二轮演出开票后,只用了一分钟即全线售罄。在酒桌上吹了无数次的牛忽然实现,那天,在湖南梅溪湖畔,29岁的郑云龙哭哭笑笑一整个下午。

从租住在北京五环外,演一场800元无人问津的绝望,到台风中《摇滚年代》广州场,观众顶着风雨陆陆续续赶赴剧场的欣慰,再到如今台下终于坐满观众的狂喜,他等了整整10年,经历过无数冷场,承受过无数质疑,他终于可以用唱歌的喉咙去放声痛哭。

在那档综艺最后一场,他说:“我们在这个舞台上,输赢根本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坚持了这么多年的东西,终于被人看见了!”

这是郑云龙在公众面前说过的少有的感叹句,离开舞台时,他红了眼眶。

郑云龙火了,音乐剧市场也被彻底点燃。商演代言纷至沓来,生活瞬间被通告排满。熬夜上节目、频繁出行、无时无刻地跟拍......他在学着习惯这一切,在商业、理想与自我中闪转腾挪,但从前允诺的2000元一场的音乐剧,即便没有合同,他也仍会去唱。

他说:“什么东西都有个先来后到,人家早就找过我了,我也答应他,虽然没有合同什么,但是我这人就这样,答应你就答应了,不管这一天别人开再高的价格,这都没用,都是后话了,人必须要有底线,做事也是一样。”

“诚实”这一特质,即便在《人生选择题》的游戏中,也被郑云龙留到了最后。从始至终,他从未动过任何念头,用“诚实”去换取些什么。

“给你一次命运反转的机会,你会选择拿回哪样特质?”

“友情。”

郑云龙的回答不带一丝犹豫,他选择用唯一一次机会,从命运手里夺回“友情”。然而现实中,有些人却不可避免地渐行渐远。

郑云龙(三排左四)大学毕业合影

与华少谈起这个话题,郑云龙的眼神总往左上方瞥着,在思考,也在回忆。

“他们可能觉得你好一些了,不愿意打扰你,给你添麻烦,所以根本就不联系你,这个我都能感受到。”

他收起了笑容,低头看着自己手,似乎要掩饰些什么,又自我安慰般地补充:“倒不会难过,但有的时候会很想他们。”他抬头又笑起来,看着主持人,然而不过3秒,笑容彻底消失在脸上,重新低下头,像个失落的孩子。

“有时候男人和男人的兄弟情很难用什么去解释。”郑云龙接下话头:“都在心里。”最后抿紧了嘴角。

今年11月29日,他发出一条微博:“兄弟们,一年了,真的很想你们。”又在下方评论自己:“如果一切都是梦,我希望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

然而,在《人生选择题》中,面对而立阶段“ 因事业原因与朋友反目成仇”的选择时,经过漫长思考,郑云龙选择了接受。

而在接下来的游戏中,他又用“友情”特质,换取了避免“事业一朝清零”。

华少面露惊诧:“你的选择完全超出我的预期。”

郑云龙用他的神逻辑圆场:“之前不是已经反目成仇了吗?”

然而玩笑背后,却是他与朋友之间的一幕幕回忆:

有滂沱雨幕中的青岛海岸,花莲5点20分的浪漫日出,还有内蒙古夜空绚烂的烟花。他也记得校园里那方大家曾经并肩而立的20坪的舞台,记得当时燃烧的一腔热血,和年少时在北京与朋友一起看过的樱花。

历历过往,最终化成一种绝对的默契与信任。

在平行时空,郑云龙接纳了毁容、放弃了“自律”、被迫与好友背道而驰。

然而当华少问及感受,他只说: “没朋友,很孤独。 ”

这次节目,让他经历了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近乎不可能的失去。

然而,郑云龙始终相信,那个在台上愿意等他“几个拍子”,在清冷的剧场中愿做彼此观众,一同拥抱无数次失落与黑暗的人,在人生选择的下一个转角,也会如约再见。

郑云龙与阿云嘎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游戏走向终局,迟暮的“他”再也无法主宰自己的生命,郑云龙不再与命运交换,选择守护着“诚实”、“乐观”和“亲情”,敬死神一杯自己最喜欢的酒,细细回味这一生。

而“音乐剧”这三个字,他选择将之刻在自己的墓碑上。

“‘音乐剧演员’这是到我老了,也一直可以引以为傲的名字。”

他说自己“只会唱音乐剧”,也会说自己“要唱一辈子”。音乐剧,早已不是少年的孤勇,而是完全融入生命的不渝选择。

“平行时空”中,郑云龙坦然接受了“整容失败”,就算成为《剧院魅影》中的魅影,永远只能躲在阴暗的背后,也仍会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继续歌唱。

而当面对“父母永远否定”,他却愿拿出宝贵的“自律”,换回亲人的支持。他知道,在自己29年的所有人生选择中,即使有时爸妈嘴上说着反对,但他们永远会在自己身后,默默保护。来自家庭的力量,这个青岛男人,永远不会舍弃。

从“芳华”迈入“而立”,取舍也不再是儿戏。他挣扎着接受“与朋友反目”,也会咬紧牙关用“友情”换回事业。然而当人生只有一次返回机会时,他又毫不犹豫地选择从命运手中,将友情夺回。

无论得失几何,这终究只是一场游戏。然而旁观者却看得出,郑云龙的每一个选择,主题都关乎“爱”。而这些故事的主角,是永远站在他身后的家人,共享喜乐伤悲的知己,以及存放着他一生梦想的不灭希冀。

他仿佛话剧《我,堂吉诃德》中的骑士,带着重剑庄严走下骑楼,即便现实风吹日晒,却依旧选择拥抱梦想,生动地活着。

在首档虚拟人生体验式节目《人生选择题》中,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和新世相共同创造出一个虚拟时空。在这里,不止郑云龙,周冬雨、张靓颖、宋茜、陈志朋、戚薇、宋祖儿和陈乔恩,同样在镜头前直面自己的内心,作出重要的人生选择。

当他们艰难选择时,屏幕前的观众也在思量,理想、事业、亲情、友情,这些人生中的选择题,越重要,越两难。然而如果一切都很顺遂容易,选择便也失去了意义。

《人生选择题》只是一场人生游戏,它剥去了人们生命中所有温吞平淡,将一切热望与大起大落摆在面前。而这一切选择的依据,终究是每个人自己的人生。

这场游戏中,人们得以体会选择的真正价值:一旦做出决定,便可以明白在生命中,我们能够承受什么,又甘愿付出代价去守护什么,而后坦然地度过这有得有失的一生。

正如不久前,郑云龙曾读起的那篇散文:“一个人认清了他在这个世界上要做的事,并且在认真地做着这些事情,他就会获得一种内在的平静和充实。”

免责声明:速达北京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不排除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网站。
评论区
  • 来自山西省汾阳市的网友评论:

    有特色


  • 来自江苏省高邮市的网友评论:

    继续呀


  • 来自黑龙江省尚志市的网友评论:

    楼主辛苦~


  • 来自浙江省舟山市的网友评论:

    make一下子


  • 来自黑龙江省安达市的网友评论:

    更新快点


  • 来自江西省信州区的网友评论:

    有点意思


  • 来自河北省邯郸市的网友评论:

    支持支持。


  • 来自山东省聊城市的网友评论:

    收藏


  • 来自江西省广丰县的网友评论:

    好文


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