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达北京 > 财经 > 正文

重庆大学花670万建赝品博物馆?已暂停开放,三大疑问亟待回应

2020-11-17 09:18:14 作者:福建省南平市   阅读:579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10月14日,微信公号“江上说收藏”发布题为《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2016年,吴...

原标题:重庆大学花670万建赝品博物馆?已暂停开放,三大疑问亟待回应

来源:10月16日《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柯高阳、韩振

日前,一篇网络文章将刚开馆不久的重庆大学博物馆推上风口浪尖。有网友参观该博物馆后发文质疑称,该馆所藏部分文物可能为赝品,疑似一座“赝品博物馆”。

这些藏品究竟是真是假?博物馆的筹建及运行管理是否规范?高校博物馆藏品缘何屡现争议?围绕这些问题,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进行了跟踪调查。

重庆大学博物馆的“文物”。据称,该“文物”使用的是现代才有、比圆珠笔更蓝的“洋蓝”。图片来源:公号“江上说收藏”

大学博物馆馆藏被指系“赝品”

10月14日,微信公号“江上说收藏”发布题为《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的文章,指出重庆大学博物馆部分馆藏可能系赝品。

文章认为,该博物馆展出的铜车马、“商代兽面纹牛鼎”“汉代雁鱼铜灯”等均可能是仿制品。

重庆大学博物馆展出的铜车马,竟然有6匹马…… 图片来源:公号“江上说收藏”

秦始皇陵陪葬坑出土的铜车马,只有4匹马。

重庆大学博物馆展出的高达一米多的汉代雁鱼铜灯。其造型来自平朔秦汉墓或海昏侯墓出土文物,体积却比它们大了十倍有余。图片来源:公号“江上说收藏”

汉昏候墓出土汉代雁鱼灯。

其他仿制品还包括仿南京博物馆元青花梅瓶的罐子、仿国家博物馆鲜于庭诲墓骆驼载乐俑的陶俑、仿四羊方尊的乾隆年制瓷器等。

重庆大学博物馆展出的青花梅瓶。图片来源:公号“江上说收藏”

南京博物馆藏元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梅瓶。

文章还称,该博物馆甚至出现了“电镀金镶人工合成绿松石以及不知名合成宝石的乌龟”。

“江上”在文章中调侃称,电镀金镶人工合成绿松石以及不知名合成宝石的乌龟,把电镀工艺和人造宝石的历史向前推进了2000多年。图片来源:公号“江上说收藏”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多方辗转联系到了该文作者“江上”。他自称是一名文物爱好者,有20多年的收藏经历,他写这篇稿子没有其他目的,就是“凭着自己的良知说真话而已”。

“江上”表示:“我在参观时看到一些学生边参观边赞叹,说这个藏品很了不起,那个藏品太伟大了,我就觉得不能这么害学生。他们是祖国的未来,让学生看这些东西,并把这些东西作为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去崇拜,我觉得非常悲哀。”

10月7日,重庆大学博物馆开馆典礼在虎溪校区隆重举行,包括国家博物馆副馆长、中国三峡博物馆馆长在内的国内外文博领域的多位专家出席了庆典。图片来源:公号“江上说收藏”

公开资料显示,重庆大学博物馆于今年10月7日开馆,在90周年校庆之际与师生们见面。馆藏的342件文物由重庆大学教授吴应骑捐赠,文物类别包括玉器、青铜器、陶瓷器、佛造像、掐丝珐琅器、百宝镶嵌、竹雕笔筒、古代玻璃器等。

记者了解到,吴应骑为重庆大学艺术学院退休教授,专业为中国美术史。2016年,吴应骑在接受重庆本地媒体采访时表示,退休后一直致力于文物的搜集和研究,将收藏的300余件宝贝和文物捐赠给重庆大学博物馆,曾表示“这些文物都是经过相关专家鉴定的,非常珍贵的文物占到60%以上”。

受到舆论广泛关注后,重庆大学博物馆已于15日起闭馆,暂停对外开放。重庆大学党委宣传部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学校已成立专门工作组,对网上反映的情况进行核查,核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卡通版“汉代”琉璃十二生肖?图片来源:公号“江上说收藏”

三大疑问亟待回应

目前,“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元建赝品博物馆”事件仍在持续发酵,引发公众热议。公众及专家普遍认为,该事件有三大疑问须尽快查证。

其一,博物馆展品真伪究竟如何,是否经过专家严格鉴定?

据业内人士介绍,博物馆接受捐赠有一套严格的鉴定程序,“真伪鉴定”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但文物的真伪由谁鉴定、如何鉴定目前尚存争议。

重庆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官网显示,2015年重庆大学曾邀请国内14位博物馆建设及文物专家就吴应骑拟捐赠的藏品进行评估,与会专家表示部分藏品有较高的历史、文化、艺术、社会学研究价值。既然经过严格鉴定,为何出现如此大的争议?

重庆大学博物馆展出的一米多高的“大清康熙年制”和各种明清“官窑”。图片来源:公号“江上说收藏”

其二,博物馆建设审批程序是否合规?

国务院2015年颁布的《博物馆条例》规定,国有博物馆的设立应当向馆址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文物主管部门备案。

重庆市文物局15日向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表示,按规定,公办学校的博物馆属于国有博物馆,但重庆大学博物馆在建设时未在该局报备审批,目前文物部门已就此事介入调查。对此,业内人士质疑,重庆大学博物馆建设前后历时多年,为何审批程序缺失?学校和博物馆究竟是什么关系?

澎湃新闻从重庆市文物局博物馆一工作人员处获悉,重庆大学博物馆是一个民间博物馆,未在该局报备审批。

其三,高校为何耗巨资建设博物馆,运行管理是否正规?

公开报道显示,重庆大学博物馆耗资670万元,其中展厅、会议室、办公室、精品储藏间等建筑面积1494平方米,建设投资605万元。网民质疑,作为公办高校的重庆大学,为何投入巨资建设博物馆?

重庆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官网显示,学校相关负责人曾在一次会议上表示,筹建博物馆是重庆大学师生多年来的愿望,“学校向来以工科见长,希望通过建设博物馆及文博研究院,培养学生传统文化意识,提升学生综合性人文素养,使学校的人文社科发展得到全面提升。”

“汉代”蛤蟆精 ?重庆大学博物馆说是玉跪人。图片来源:公号“江上说收藏”

此外,重庆大学正在虎溪校区建设一栋涵盖学术交流、信息技术、博览等功能的新大楼,建成后学校将拥有2万多平方米的博物馆新场地。

记者注意到,还有舆论对重庆大学博物馆的管理人员身份提出质疑。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多方核实了解到,重庆大学博物馆馆长吴文厦是捐赠人吴应骑的儿子,吴应骑的儿媳则担任博物馆展览部主任。

业内人士表示,很多名人纪念馆、博物馆都是后人在管理,但重庆大学作为公办高校,博物馆使用公共资金,应对此进行调查、回应公众关切。

专家:严把高校博物馆质量关

记者调查了解到,此前已有多所大学博物馆引涉嫌收藏赝品而遭质疑。

2016年,香港实业家邱季端将6000件瓷器捐赠给北京师范大学,学校宣布以此捐赠为基础成立北师大邱季端中国古陶瓷博物馆、中国古陶瓷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院,并任命邱季端为首任馆长和院长。但是,其所赠瓷器很快就被认为是赝品。

2019年1月,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举办《高山仰止——张伯驹潘素伉俪艺术文献展》,也被张伯驹后人举报展出大量赝品,造成社会公众混淆误认。

“江上”调侃称,重庆大学博物馆这组臆造“琉璃礼器”,应该也是拥有完全知识产权的自主创新产品吧?图片来源:公号“江上说收藏”

针对大学博物馆涉嫌收藏赝品事件,一些文物研究专家表示,高校是百年教育的根基,高校博物馆关乎学生思想认知,承担着给学生传递真善美的重任,其中“真”是第一位,一定要高度严谨,不能丝毫“掺假”。当前,有关部门应对重庆大学博物馆藏品真伪进行鉴别,同时以此为鉴,对整个高校博物馆筹建严把质量关。

重庆多名民间博物馆负责人表示,高校办博物馆在国外很普遍,这本是一件好事,但好事情要办好。在目前重庆大学博物馆引起争议的情况下,当务之急是成立专家调查组,针对社会关注的焦点,一方面对藏品真伪进行鉴别,另一方面对博物馆筹建、运行管理是否规范调查,并将结果全面及时向社会公布。

汉代子母龙水滴?烟灰缸?图片来源:公号“江上说收藏”

就当前大学纷纷办博物馆、藏品真伪难辨的情况,河南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王运良等专家建议,高校博物馆筹建要慎之又慎。

一方面,要遵守《博物馆条例》相关规定,不得取得来源不明或者来源不合法的藏品;另一方面,要成立专家委员会,对相关的藏品进行严格鉴别、评定。即便博物馆展出中有少量的复制品,也应当予以标明。否则“赝品”教学不但会带来恶劣的后果,还可能引发社会负面舆情。

部分文化专家表示,高校建博物馆时,除了邀请专家组对藏品进行鉴定外,还可以对藏品进行公示,发挥民间专业人士的作用,对藏品真伪进行鉴别。

蜻蜓眼?图片来源:公号“江上说收藏”

相关报道

重庆大学回:认真核查网文反映问题

10月15日,针对网络文章质疑“重庆大学博物馆部分馆藏系赝品”一事,重庆大学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称,14日下午,有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质疑展品真伪问题。重庆大学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门工作组,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对该情况进行核查,核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段勇:从曝光的一些照片看,情况并不乐观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上海大学党委副书记、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段勇表示:“这次重庆大学博物馆开馆本来是我国博物馆界特别是高校博物馆界的一件喜事,没想到却被曝出藏品可能存在问题。当然,究竟是不是赝品或者有多少是赝品还需要专家鉴定,不过从曝光的一些照片看情况不乐观,何况重庆市文物局未同意其备案注册,也很说明问题。”

重庆大学某教授:把藏品捐献出来就值得赞赏

据澎湃报道,曾出席吴应骑捐赠藏品评估会议的一名重庆大学教授表示,“在没有得到证据的时候,怎么能够说重庆大学的这个是赝品博物馆呢?开玩笑!我们重庆大学是国家重点大学,重庆大学发展了90年了还没有自己的博物馆,我们刚开始做,你就想把它扼杀在摇篮中。”

这名曾在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担任院领导职务的教授表示,展品真伪问题肯定会有个结论,并称文章作者的一些措辞、结论和评价是“有备而来,有人指使的”。

他认为,吴应骑是中央美术学院学美术史的,舅公还是重庆大学创办人之一,这么一个对学校教育有深厚感情的后代,能够把自己一生的藏品捐献给学校,这是对国家教育非常负责的一个态度。

关于此事,你怎么看?欢迎留言!

声明:“新华每日电讯”微信公号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010-63076340,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也烦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将按国家相关规定支付稿酬。

监制:易艳刚 | 责编:张慧 | 校对:赵岑

觉得不错,记得点“在看”↓↓↓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速达北京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不排除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网站。
评论区
  • 来自福建省厦门市的网友评论:

    顶一下!!!


  • 来自青海省德令哈市的网友评论:

    棒棒哒


  • 来自福建省长乐市的网友评论:

    来看了看


  • 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的网友评论:

    哈哈 写的 非常棒


  • 来自江西省东乡县的网友评论:

    非常用心 学习了


  • 来自湖南省醴陵市的网友评论:

    挺好的


  • 来自江西省抚州市的网友评论:

    原来如此 谢谢